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216】说说鲤鱼洲的“井”  

2014-05-18 09:4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6】说说鲤鱼洲的“井” - 朱伟仁 - zhuweiren 的博客

        一提到鲤鱼洲,每个人脑海里首先会蹦出许多物理性的东西,例如连队里的仓库(全鲤鱼洲每个连队都有一个仓库,包括北大清华都有,每个连队仓库格式全是一样的)。例如连队里的住房(我们刚到时百十号人都临时住在仓库里,我们自己动手搭茅草房,都叫它茅棚子(茅棚子配竹床)。后来有了砖瓦厂,再自己挑砖,搬砖,起墙盖瓦建砖房。五个手指都被砖瓦磨得光溜溜的鲜红鲜红的钻心的痛)。例如哪个排哪个排的禾场。例如哪个班哪个班的房间。例如哪个人哪个人的双人床。例如还有现在都已经失传了的扁担,土箕,禾绳,禾构,锹,等等等等。一想到这些,我们在鲤鱼洲艰苦繁重的劳动情况就历历在目。
        但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井“了。我们十二连的那口井,东面是连部,西面是一排,北面是食堂,南面是二排三排和副连长刘安贵茅草房的家。”井“是我们早晚生活的报到处,”井“是我们释放劳累的的宣泄处,”井“是我们整理容貌的梳妆台,”井“是我们互相帮助的友谊关。
        鲤鱼洲的劳动时间是”从鸡叫做到鬼叫“,可无论”鸡叫“还是”鬼叫“,起床后和睡觉前都会到”井台上”报到,早晨我们在“井”上洗去青春的瞌睡冲向广阔天地,晚上我们拖着“变相劳改”的身躯到“井”上洗去骨肉的疲惫。
        我们连的井是口好井。它冬暖夏凉,是天然的“空调器”。夏天它的水是冰凉冰凉的,每当我们带着酷热,呼着暑气,满腿泥巴,一身臭汗地来到井边,打上一桶水,那个洗脸洗脚的爽气劲,特别是晚上,一桶“拔凉拔凉”的水从头淋到脚的榭意感,是怎么形容都可以的。那时年轻不懂啊,现在什么风湿痛,关节炎等等不都是那时种下的吗?到了冬天,在冰天雪地的时候,井口冒着暖气,呼唤着我们去洗洗刷刷,温暖温暖。
       我们连队的井是口好井。春天它的水会满出井口,沿着井圈往外溢。我们根本不用去打,只要用脸盆随手去“咬”(上海话)就行了。别看边上田里的水“生黄生黄”的(南昌话),井里的水永远是“碧绿生清”的(上海话“。
      我们连队的井是口好井。井圈,好像是一个很大的水泥下水道管性质的。整个井台每天每时被百十号人洗脸洗脚洗衣服洗被子的磨刷,变得光亮光亮。脚感极好。每当收工后,井台就人丁兴旺地立马热闹起来,嘻嘻哈哈的笑声,水桶和井圈的碰击声,脸盆和井台的摩擦声,大家洗刷时的用水声,组成了鲤鱼洲人每天最好的”交响曲“。它又是我们互相帮助,团结友爱的平台。男同学帮助女同学打打水的事每天都看得见,女同学帮助男同学洗洗衣的事我是基本看不见的。 
      我离开鲤鱼洲 至今已有整整四十年了(1974--2014)。十多次去鲤鱼洲,七八次重返十二连,除了看看自己住过的房间以外,最想看的就是那口井。可是已经没有了,一个井圈孤零零地给丢在附近的一个什么地方,食堂也改成职工的住房了。整个井完完全全没有了,不见了。看到仓库,看到住房,看到禾场,还有一个念想,只是觉得没有发展或发展太慢,有点悲凉。看不到井了,连悲凉都没有了,不仅仅是有点遗憾了。
       那口井,不要拆掉多好!
                                                                                        2014.05.18.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