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转载】【204】“事非亲历不知难”-----陪同厉以宁教授重返鲤鱼洲  

2014-04-21 18:2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仿佛是天意,安排我在昨天-----2014年4月19日------我离开上海上山下乡到江西一个叫鲤鱼洲的地方“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整整44周年的纪念日(1970年4月19日)再次坐上火车去鲤鱼洲。今天,我又一次踏上了鲤鱼洲的土地(4月20日),44年了,整个一个轮回。不同的是,44年前,上海火车站是一片撕心裂肺的仿佛生离死别的哭喊声,我们迎着火车头吐出的煤渣灰,听着铁轨与车轮撞击的“匡当匡当”声,想着家里亲人们无可奈何流着热泪的嘱咐话,坐了20多小时的硬座,到南昌江边码头转坐木轮船到的鲤鱼洲。而现在,上海火车站是一片宁静有序,人们轻松的提着小包中包(大包重包并不多),伴随着轻松的音乐,听着铁轨与车轮摩擦时发出和谐的“各东各东”声,在卧铺里舒舒服服地睡上9个小时,就顺顺利利的到了南昌(据说今年6月份以后,上海南昌开通高铁,800多公里的路只要不到3个小时就行了)。

      当然是天意,曾经在鲤鱼洲下放两年多(1969年6月--1971年10月)的厉以宁教授偕夫人何玉春(现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主任,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率领全国政协考察组一行13人于今天(4月20日)考察鲤鱼洲,因陪同人数有限,除了省市及鲤鱼洲三级领导陪同外,特邀请南昌市人大副主任罗惠芬(24连上海知青)和我(12连知青)参加陪同。(第一被邀请者柴俊勇因出差冲突而未能参加)。

       现年83岁的厉以宁教授与同在鲤鱼洲下放的夫人何玉春对鲤鱼洲充满了艰苦生活的回忆,厉以宁教授随第一批人员先行到鲤鱼洲,何玉春在几个月后即带着6岁的女儿到鲤鱼洲与厉老师患难与共了,她是北大到鲤鱼洲陪同亲人劳动下放的第一人(还带着孩子)。无论在当时还是在现在,想想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在车上,当我向随行人员介绍讲“鲤鱼洲是中国下放劳动最苦的地方”时,一些外地领导表示有疑问,这时何玉春阿姨马上接过我的话,向大家介绍如何苦,如何苦的实际情况,厉以宁教授和罗惠芬副主任也帮着说如何如何苦的当时现实情况。我非常感谢他们对我观点的“帮腔”,也雄辩地证明了鲤鱼洲人对鲤鱼洲客观条件的深刻认识和对当时政策的感觉程度。

      在车上,何玉春阿姨滔滔不绝地讲她和厉教授及其她们女儿在鲤鱼洲的遭遇。从北京讲到南昌到鲤鱼洲的路程往返,从劳动讲到生活,从工宣队军宣队讲到严格的管理和纪律,特别是讲到鲤鱼洲对孩子读书的不利和对血吸虫的恐惧。一路上,她不停地讲,兴奋地讲,好像积累了多少年的回忆和痛苦非要把它全部讲出来,心里才得到轻松和平衡似的。大家都被她的精神所感染,被她的记忆所感动,都说“越是苦的事情,记忆就越深刻。”

      我们的车直奔鲤鱼洲北京大学旧址。厉以宁教授夫妇仔细地看了每一件展品。当看到他与几位当今国家最高领导人合著的书时,他一反固有的谦虚低调的学者风格,不无骄偶地向大家介绍起这本书产生的各种情况来。他看到展览室里挂着几幅他当年在鲤鱼洲的照片(一张是他一家三口在茅草房前,一张是他在拖拉机上,一张是他一个人在稻田割稻)时,他喃喃而语地说:“过去了,都过去了”。当参观到最后一间展览室时,还没有等讲解员开始讲,厉教授就迫不及待地说:“我要写几个字”!我们马上把他引到题词处,他一坐下来,一气呵成写下“事非亲历不知难”“重返鲤鱼洲有感”“厉以宁 何玉春 二0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几个大字。我个人理解是厉以宁教授既在讲述鲤鱼洲过去的苦难,又在批评否认那段苦难的观点和思潮,特别的有现实意义。

     我们离开北大旧址,马上就去湘子口大堤。过去“水天一色”的浩瀚鄱阳湖已经没有了,满目皆是鄱阳湖底的青青草原,鄱阳湖水竟然变成了几条“潺潺流水”,使人沮丧。厉以宁夫妇回忆起当年浩瀚鄱阳湖水涨到大堤跟前时的情景说,一只脚站在大堤上,另外一只脚就能够伸到水里去洗。北大所有物质基本上都是用船从这里上岸的。在大堤上,何玉春阿姨回忆起当年挑大堤的艰苦岁月,厉以宁教授在一旁听着,沉默着,不断地摇头。

      离开湘子口,何玉春阿姨迫不及待地要去找她们生活过的地方,她要找到她记忆中的那条河,几年来她都在那条河里洗衣服。她要找到她印象中的那座小桥,她说那座小桥是块木板做的,下雨天那块木板很滑很滑,平时桥下的河水很清很清。她要找到她们全家居住的那排茅草房,她说那排茅草房的窗户是她设计的。-------她要找的地方很多,她要找回过去的苦难回忆,她要找的回忆很多,她要找回历史的苦难证明。何止是她一个人要找啊,我们每个鲤鱼洲人都要去找,我们整个民族都要去找,不会很好反省的民族就不能很好的前进!

     下午,83岁高龄的厉教授精神抖擞出席座谈会,省市领导和鲤鱼洲领导介绍了江西及鲤鱼洲发展的情况,罗惠芬副主任和我代表曾经在鲤鱼洲下放的6000多位上海知青和3000多位南昌知青对鲤鱼洲的发展提出几点建议。一是改名:希望省市领导将“五星”改成“鲤鱼洲”。因为鲤鱼洲代表北大,清华和九团,是中国最大的“五七干校”,这是每个鲤鱼洲人的心愿,并且为每个鲤鱼洲人所认同,特别是北大清华人。他们只知道鲤鱼洲而根本不知道五星。二是改制:跟上新一届中央领导的改革步伐,贯彻“混合所有制”的方针,组建鲤鱼洲农业发展集团公司,将鲤鱼洲目前单一的国有的行政管理模式改成多种经济成分的经营体制,在国有控股的前提下,吸引社会资本参股,养殖业,种植业多种形式并举,场内场外多种途径并举,尽快把鲤鱼洲我们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建设好。三是贡献:我们每个北大清华九团的鲤鱼洲人,都要为鲤鱼洲的招商引资做贡献。无论我们现在身在何处,南昌,上海,北京或世界各地,都要多抱鲤鱼洲情怀,多想鲤鱼洲发展,多为鲤鱼洲做事。

     最后,厉以宁教授就目前“混合所有制”的提出背景及其现实意义做了清晰详细的解说,他要求大家跟上中央的思路和步伐,不要等等再看,不要看看再说,等等看看耽误时间,看看等等丧失机会。厉以宁教授半个多小时的讲话给大家上了很好的一课。

    鲤鱼洲杨琦场长对我说:这是鲤鱼洲历史上接待领导层次最高,人数最多,专业水平最强的一次,对鲤鱼洲今后与北京,上海,南昌的横向联系具有重要的作用,对鲤鱼洲的自身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罗惠芬副主任对我说,我们十五,六岁到鲤鱼洲,现在都六十岁了,都老了,鲤鱼洲还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我们真该要做点什么,把鲤鱼洲搞上去。

   我对自己说,我要对鲤鱼洲有点贡献!

                                                                                    2014.04.20深夜2点零6分于新余北湖宾馆

    照片待回上海整理后推出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