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162】忏悔---良知的复苏及其他  

2013-08-13 13:21: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0年,16岁的张红兵举报母亲,说她讲了一些怀疑当时社会做法和讲了最高毛的坏话,马上,他母亲被带走,两个月后,他母亲被枪决。

       今天,在经历了40多年日益沉重的愧疚之后,张红兵通过公开忏悔的方式打破了中国长期来对“这场荒唐”犹犹豫豫或羞羞答答的沉默局面(虽然已经有决议)。张红兵说:“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这场荒唐”已经过去近40年了,有些人希望社会忘掉它,但是更多的人希望社会记得它,反思它,从而杜绝它。我们承认,在那场荒唐的“狂流”里,谁也不能身之度外,大家都在这股“狂流”中被影响,反过来又以自己的推波助澜加速这股“狂流”。每个人心中的善良,美好,理性被彻底地,无可挽回地“兽化”了。

        记得有一位摄影记者(好像是济南还是成都的)在那时拍了将近10万张照片,已经公开发表了。就在这些照片中,太多的“红卫兵小将”和“革命群众”打砸抢的清晰镜头展现出来,这些人现在还好吗?看了自己的镜头有何感想呢?

      几十年来做出这种忏悔的人很少,近些时,慢慢多了起来。因为当年的鲁莽少年现在都步入了老迈的花甲之年。“人将老,其言也善”!一生功名也就如此,要留下些东西,对得起后代,对得起历史,主要也对得起自己。

       想想自己,那时也就13岁至16岁,因太小,基本没有参加“革命”活动,没有上街贴过大字报,没有进行过大串联,没有检举揭发过谁,没有参加过对“牛鬼蛇神”的拳打脚踢,就是常常参加游行,学校组织的去,逛马路时碰到游行也会去凑个热闹。与同学佟佳冀和陆志超在外滩的公交车里过过一夜,第二天回家被大人骂个半死。去看了一次造反派在康平路市委的热闹,被飞下来的玻璃扎中脑壳,热闹没看成,医院缝两针,佟和陆为证。

      到了鲤鱼洲,自己回想也没有做过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从紧了说,可能会在“出工分配干活”上有个轻与重,但那时我都是带头吃苦干活的,问心无愧!可能会在“斗私批修”的大小会上讲过自己,也讲过别人,这是伤人的,想想不会伤及他人的灵魂。如果在十二连有谁因我的言和行而受到什么影响,我是愿意加入忏悔者行列的。

     再说鲤鱼洲,因为那时的大气候,人气人,人斗人,人整人的情况和事情确实很多,现在大家碰头,常常有意识无意识地提到以前与谁谁谁的恩怨情仇,说者或无意或有意,我是听者,自然有心,那都是历史造成的,个人有素质的差异或脾气的好坏,牙齿舌头不可能不打架,亲兄弟不可能不伴嘴。一方宽容,一方忏悔,良性循环,就会形成鲤鱼洲人的和谐气氛。在鲤鱼洲动笔动嘴的如此,在鲤鱼洲动手动脚的如此,在鲤鱼洲动刀动枪(武装班)的也应该如此,不是吗?

                                                                                                        2013.8.13.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