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九十六】 忻康里印象  

2012-05-20 22:5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住在曹家渡地区的忻康里,我的青少年时代是在那里度过的。

    【九十六】   忻康里印象 - 朱伟仁 - zhuweiren 的博客      忻康里的弄堂口右边就是上海公交电车23路的终点站。在上海所有社会公交车的站名里,基本都是用路名,地区名来作为标识的,如老西门,十六铺,提篮桥,曹家渡,八仙桥,北新泾,江边码头,南京西路,淮海中路,江苏北路,复兴东路等等,但23路电车的终点站标名恰恰就用了一个弄堂的名字:忻康里。我不知道在上海还有没有用弄堂名称做公交站名的,尤其是做终点站站名的?好像没有。由此看来,忻康里还是蛮有名气的。

      忻康里所处的曹家渡地区是上海静安,长宁,普陀三个区的交界地。一般来说,凡交界地区因不好管或不去管都比较冷僻,落后和边缘化。但是曹家渡是一个例外。上海有两个“五角场”,那些年,曹家渡“五角场”比江湾“五角场”是要繁荣多得多的地方。而曹家渡的忻康里又是整个地区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名气最广的一个居民集居小区。  

      忻康里的建筑是旧上海最为典型的石库门风格,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建造的。五条横弄堂,二条竖弄堂加上弯弯曲曲的三条小弄堂,组成了纵横交错,市景有味的小社会。其集中体现在忻康里的三个弄堂口。

      第一个弄堂口是在万航渡路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弄堂口的那可“老井”。这口井何时开挖已不可考,应该是比忻康里的诞生更为早远。记得我小时候常常去井边拎水,特别是夏天,用井水拖地板,揩席子,浸西瓜------。那井水,非常的冰,现在想想,还有一丝拔凉拔凉的感觉。     【九十六】   忻康里印象 - 朱伟仁 - zhuweiren 的博客

        第二个弄堂口是在康定路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弄堂口的那个“电话亭”。整个忻康里共有一百多个门牌号,就算一个门牌号里平均五家人家,就有六,七百家人家,一个人家平均五个人吧,整个忻康里就有三,四千人。那个年代,这么多人就靠这一个“电话亭”来维系大事,小事,喜事,丧事,好事,恶事,公事,私事------。那个年代,大家第一怕接“电报”,邮电局的摩托车一进弄堂,就能肯定哪家出什么事情了。第二怕叫电话,凡是电话亭阿姨在弄堂里叫“某某号某某人电话”,被叫者无不屁颠屁颠地一路快跑,心里扑通扑通地直跳。总之,无论电报还是电话,都会使人心惊肉跳。

     第三个弄堂口也是在康定路上,也就是公交电车23路终点站的那个。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弄堂口摆着那一个个用自来水水管焊接的蔬菜市场使用的“豆腐架子”。我读小学时的许多课外时间都在那里花掉的,在“豆腐架子”上爬上爬下,在“豆腐架子”旁边玩刮片,顶橄榄核,打玻璃弹子------。到中学时没有书读停课了,想去串连搞文化大革命年纪又太小,父母不让出去,就整天整天与一帮弄堂里的同龄人坐在“豆腐架子”上,看游行队伍,看批斗“牛鬼蛇神”,看进进出出的各种人,聊大大小小的各种事,在这个弄堂口,我白白地浪费了很多青春时光。

      与以上三个弄堂口串成一片的是整排的马路店铺。南货店,酱油店,馄饨店,理发店,服务站,医疗站,老虎灶,剪刀店,裁缝店,米店,文具店------,从东边康定路上的23路终点站开始一直排到西边万航渡路上的五和织造厂为止。算上对面曹家渡的一个圆圈,居民的吃喝拉杂睡应有尽有,一应俱全,非常方便。

      忻康里的居住空间是非常局促的,完全是一个“七十二家房客”的真实写照。这老石库门房子的地板和楼梯都是木质的,走起来“嘎嘎作响”,其楼梯都是供单人行走的,两者相遇必有一人要谦让。常常碰到小孩家家不愿一步一步老实行走而几格一跳,几格一跳,其声音现在想起来仍惊心动魄。楼梯的扶手经几十年抚摸而变得精亮发光。家家门对门,窗对窗,张家礼短,李家理长,王家咳嗽,赵家结婚,全弄堂立马都知道。而每家的自来水龙头处和“三角电灯泡”(即23路电车终点站的调头处)的乘凉地是这“七十二家房客”最佳信息传播交流的场所。灶披间阿姨,后客堂爷叔,前客堂阿娘,亭子间小夫妻,前楼外婆,三层阁楼山东老头------,今天我家包了馄饨,上上下下各分一碗,明天你家蒸了馒头,里里外外各送几只。

【九十六】   忻康里印象 - 朱伟仁 - zhuweiren 的博客

 

     忻康里的早晨是杂乱而又忙碌的。一层层“生”煤球炉的青黑色烟雾弥漫在弄堂的上空,熏得人睁不开眼睛。一阵阵洗刷马桶的竹蔑声此起彼伏,强迫你“欣赏”这个交响曲。上班的,上学的,买菜的,送牛奶的,倒垃圾的,收粪的------,忻康里都是这样迎接新的一天开始的。

      忻康里的下午是自由而又安祥的。暖暖的阳光斜斜地照在石库门的黑门红窗上,我们放学回家就连书包都不放就在弄堂里玩耍,那时家长也不怎么管我们,由我们去,而我们也就珍惜这段时间,往往直到玩得“灰头土脸”的地步才怏怏回家。

    忻康里的夜晚是宁静而又单调的。昏黄的低瓦数灯光照映在每家的饭桌上,那是孩子们在做作业,这时家中一般是安静的,那是大家还不知道电视机为何物的时代。好在那时的作业并不很多,作业一做完,大人们就催着赶着我们洗脸洗脚上床睡觉了。

     我的忻康里印象在我十七周岁还没有来临的那一天嘎然而止。那一天,我被“热烈欢送”去了江西军垦农场鲤鱼洲。

     现在的忻康里已经荡然无存了。在忻康里的原址上,建起了一个叫“鑫康苑”的居民小区。倒是23路公交车现在还是挂着“忻康里”的标牌行驶在上海的大街闹市区,仿佛在不屈地寻找和呼唤着--------忻康里。

 

 

                                                                                                                                 2012.5.20.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