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写给阿木林先生】 鲤鱼洲应该是一座纪念碑  

2012-04-05 13:4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时,当我看到反映我国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三千多位所谓“右派分子”下放在甘肃省酒泉以西荒野大漠之命运的《夹边沟纪事》一文时,就联想到我们在鲤鱼洲的岁月,虽然我们到鲤鱼洲下放的上海南昌知青(近一万人)只是几千万上山下乡知青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北大清华的鲤鱼洲农场以其面积之大,环境之劣,生活之苦,劳动之强,文化之乏,待遇之低,真可算是全国一绝,现在被有些学者称之为“中国最大的五七干校”。故我随思而来就写了一篇《从古拉格群岛》想到《夹边沟纪事》想到《鲤鱼洲农场》的短文,以抒发自己对知识分子和知识青年下放劳动这一历史胡乱瞎搞闹剧的追责之情。同时,我旗帜鲜明地认为,我们并不是“青春无悔”,应该是“青春无奈”!

     当然,我的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中国有句古话云:“隔代修史”,究竟如何评价“上山下乡”,如何评价“五七干校”,还是后人来说吧。今天,我惊喜地看到上海《东方早报》刊登了“北京大学中文系干校回忆文章结集《鲤鱼洲纪事》出版”的报道。(《鲤鱼洲纪事》 陈平原主编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4月出版)

      陈平原先生作为北京大学下放到鲤鱼洲的当事人,抱着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花了一年半时间,动员了诸多当事人,饱含着“三分纪实,三分怀旧,三分反省,外加一分牢骚的《鲤鱼洲纪事》终于克服了怕犯忌,怕粉饰,怕伤人,怕滥情,怕夸张,怕失实等等顾忌想法,出版了。书中介绍了地处江西鄱阳湖畔鲤鱼洲的自然环境,突出描写了这一中国最严重的血吸虫疫区的生态面貌,生动刻画了中国“国宝级”的一大群北大清华知识分子在鲤鱼洲生活和劳动的悲壮情景。这是一段痛苦的历史,这痛苦不仅仅落在知识分子个人身上,而且连带着爱人和孩子一起在“烈日下晒红心”,在“血吸虫水中洗灵魂”。这确确实实是一段惨痛和沉重的历史。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们鲤鱼洲十一连的南昌下放知青吴慕林先生从网上将他描写鲤鱼洲生活的小说《那些年  那些事》传我先读,我是一口气将它看完的。闭卷思涌,一个“苦”字贯穿了整个知识分子和知识青年下放劳动的全过程。“苦”是那个时代的主基调,主旋律,是那个荒唐年代给我们这代人身上刻下的最大烙印。这一点,无论是谁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无法否认的。当然,那个时代也有“乐”,但必须指出,那是苦楝树上的“花”,是苦恼人的“笑”,是无奈的“苦中作乐”。我们应该好好地思考一下,我们怎么会从天真,幼稚,热情走向迷茫,困惑,无奈?我们回忆过去,并不是闲情逸致,也不是思古怀旧,更不是无病呻吟,而是“立此存照”,铭刻历史。知青写“知青”,即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历史负责。倘若时代呼唤对那段历史的公正审判,我和所有的知识分子或知识青年是乐于见到那一天的。因为,再过十年,可能就没有人再非常清楚非常具体地记得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了。

      不堪回首,却要回首。不敢回首,就不能前进。鲤鱼洲永远是和北大清华九团这三个名字连在一起的。我们没有权利永远地把鲤鱼洲的事情沉在鄱阳湖的湖底。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不幸,绝不能说成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自豪,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无奈,绝不能说成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无悔。

     鲤鱼洲应该是一座纪念碑!

                                                                                               2012.4.15.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