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跨越障碍 战胜自我》—— 写给战友朱国兴的话  

2018-06-07 16:4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晚有闲,便与徐建华同邀陈颖,王宝华一起驱车前往朱国兴家,代表十二连全体知青将在“六十岁生日庆典联欢会”上大家集体募捐给他的一份爱心专程去送给他。(联欢会共为陆金妹和朱国兴募集了近万元现金,连两位四特酒赞助商都献了爱心,有录像为证)朱国兴和夫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介绍了自己所患胃疾的治疗情况,对没能参加大聚会表示遗憾,也请我们转达他对全连知青的问候!

       我与朱国兴同连不同排,接触四年至我去读书。虽然不同排,时间也不长。但我俩关系不错。印象最深的是我将离开鲤鱼洲去宁都读书前的某一夜晚,我俩共睡在一个高低床的上铺,谈繁重劳动,谈艰苦生活,谈上海家庭,谈迷茫前途------。

       朱国兴是我们十二连上海知青中为数不多的实力派.他以能干重活累活技术活而著称。我记得,应风祥,徐惠剑,张俊友,等等都是这样的人。他们干活时主动积极,任劳任怨,专挑重担。他们绝对不会偷懒,绝对不会磨洋工,绝对不会无病装病。每个班排,都有几个像他们一样的人,他们就是全体知青的领头羊。所以,连长指导员往往特别喜欢他们,看到他们总是笑脸相迎,赞许有加的。我在农业排时,也算比较积极的,卖力的,但是比起他们来,还是差一些。

     朱国兴不仅在生产中是一把好手,而且在生活中也是一个很会料理的人。因为他的父母很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朱国兴是在孤独的环境中长大的,由此也锻炼了他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记得那时我们连队就是我们一排每个班都有一个小小的“工具间”。别看这样一个用茅草盖起来的小小的仅有十个平方左右的“工具间”,那可是我们一排的“天堂”。除了每天收工后放一些工具外,“工具间”更重要的功能就是我们变相的“食堂间”。朱国兴的工作是在三排,但他却是我们一排的“名誉战友”,收工后几乎天天混到我们一排来,钻进我们的工具间搞搞这个,搞搞那个,一会儿烧出这个菜,一会儿弄出那个汤,其速度之快,花样之多,精力之旺盛,味道之鲜美,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至今我都不明白他从哪里“拖”来的燃料,从哪里“牵”来的原料,更为佩服的是他弄完他的“小伙食”后,工具间也是干干净净的。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朱国兴是一个非常会生活的人。因为他几乎天天钻在我们一排,而我也在一排,就此,与他成为一个很好的知心朋友。

      我记得,在刚刚去宁都师范读书不久,朱国兴就给我写信说他检查出了血吸虫病,到团部医院住院治疗了。我当时就马上写信给在团部医院工作的原为我连卫生员的张兵,请她多多关照。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变得松散了。后来,知道他回沪了,在油脂工厂当了工人,再后来,知道他成家了,搬到日晖新村住了。再后来,他高兴地告诉我,他女儿毕业后分在公安部上海某研究所工作了,他又搬到安远路住了。总之,在我的印象中,朱国兴是个很能吃苦,很直爽,很会劳动,很会生活的人。

      不久前,接到陈万昌(宝宝)电话,说朱国兴因患胃疾住院了。我马上就邀请了另一位战友一起去普陀区中心医院看望他。他还在医院的草坪上散步,我们等到他上来见了面,他的精神尚好,嘻嘻哈哈的讲些过去在鲤鱼洲的事情,临别时,还将我们送到了医院门口。

       我们共同祝愿朱国兴战友早日康复,早日回到我们鲤鱼洲聚会的大家庭里来!

                                                                                                          2012.04.30.

       (后记)这是六年前的一篇文章了。记得写了以后怎么也发不出去,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又不能妄加猜测和评论,事情一多,也就忘了。没有多久,就传来朱国兴去世的消息,因为正好与工作冲突,追悼会都没能够参加,当然,过几天我立即去朱国兴家里表示诶悼。再后来,我的这篇文章在我的博客中找不到了,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因为找不到,因为不好发,所以我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博客,没有写博客了。今天偶尔得闲,点开《鲤鱼洲情怀》,看看自己的博客,这篇文章竟然又出现了。大喜,原封不动推出之。

      另外我还有一篇是追忆我们十二连上海知青商丽娟的,题目是《油菜花又黄了!》到现在都找不到。郁闷。

                                                                                                         2018.06.07.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