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五十七】 永久的感恩  

2011-09-28 23:46: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们鲤鱼洲十二连一位南昌知青的父亲因患病医治无效,不幸逝世。我连上海知青王宝华饱含深情地写了一篇怀念文章,推在“九团三营十二连”的网站上。我听说后马上点开,细细阅读了一遍,进出鲤鱼洲的件件往事,泛上心头。

       曾记得,我们可怜的鲤鱼洲上海知青大凡要回上海探亲或从上海探亲回鲤鱼洲,都必须在南昌逗留一个晚上,那时根本就没有现在住宾馆呆招待所的想法,一是根本没有经济实力,二是南昌战友的热情,三是送接站要有帮手。所以,几乎每个上海知青都有一个或几个南昌知青的家作为自己的落脚点。我的落脚点始终一个,是南昌知青杨杰辉在南昌油泵厂的家。杨的家不仅是我的家,记得王岳春,高幼魁,张崇华等等很多上海知青也都在杨家落脚的。

      “落脚”之内容很广:南昌知青的父母及兄弟姐妹不仅要烧饭给我们吃,还要挤出床铺给我们睡。有时看到我们大包小包很多,他们都会主动地送(接)火车站。而且我们一去,往往是几个人。鲤鱼洲出去的人都是“饿狼”,烧什么吃什么,烧多少就会吃多少,现在想想,在“饿孚遍地”的状况下是没有“斯文”可言的。本来南昌知青家庭面积都不大,我们一帮人一去,他们就要调整床铺给我们睡,我们往往两人,三人甚至四个人“打横了”挤在一张床上睡。就是这样,也往往惹得他们兄弟姐妹或也挤着睡,或要出去睡。我们那时正处在“上帝都可以原谅”的不懂事的十七,八岁,懵懵懂懂又不知人情世故,嘴巴甜的叫声“阿爸姆妈”,木讷的道声“谢谢”。而南昌的“阿爸姆妈”和兄弟姐妹却根本不想到,不在意这些,他们从我们身上的“可怜”看到了自己“可怜”的孩子,在我们逗留南昌短短的一两天时间里,尽量给我们吃好,住好,送好,接好。如同对待自己的亲身儿女一般。

      王宝华的文章要表达的是这层“感恩之情”,我写这些,表达的也是这层“感恩之情”。王宝华在向徐建华的父母感恩,我要向杨杰辉的婆婆父亲和弟妹感恩。我们上海知青都要向南昌知青的长辈们感恩!感谢他们在我们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帮助我们,关心我们,给我们以家庭和亲情的温暖。同时,也请他们原谅我们,原谅我们那么的不懂事。那时,我们确实仅仅是个孩子啊!

      写到这里,我自然就想到“罄竹难书的文化大革命”,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大命”,对国家来说是场“浩劫”,对家庭来说是场“灾难”。国家在“库无银,家无粮”的情况下,把国家的灾难分解到几乎每个家庭身上。全国1800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就是这样出现的。在中国城镇,特别是几个大城市,几乎家家都有上山下乡的子女,有的一家就“鬼使神差”地摊到好几个。我中学的同班同学顾仲龙一家在1969,1970年就“托毛主席的福”下了三个人。精神打击可然,经济负担可垮。一个家庭,只要有上山下乡的,家庭经济立马紧缺,家庭气氛立马沉默,家庭矛盾立马凸显。我们去建设兵团的,家里基本只要“贴”铺铁路的钱。最不忍的是“插队落户”的,家庭要“贴吃贴穿贴铁路”。我有一个下放在安徽怀远的同班同学,辛辛苦苦拼命一年,在评上“全县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的同时,也领到了生产队给他的全年劳动工分钱,共计人民币一角三分整(四根上海棒冰),令人哭笑不得,至今成为笑谈。国家花了四百个亿,买了四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庭不满意,社会不满意,国家不满意。总之一句话:上山下乡,人心尽失!

       我们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我们什么时候会否定上山下乡?我们抱着遗憾的心情评论上山下乡的时候,也抱着感恩的心情回忆和怀念那些善良的南昌知青家庭成员,是他们帮助我们扛住了生活的重压,是他们使我们看到了人间的温暖,是他们让我们走出幼稚,走向成熟。

      这就是我读王宝华短文的心得。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