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uweiren 的博客

 
 
 

日志

 
 

【引用】吴官正家书  

2011-12-22 23:2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文精粹】

《吴官正家书一束》点评

作者:三耳

原文标题:《关于家书(下)》

 

据《武汉晚报》1219日消息:《中国人物传记》杂志,刊登了《吴官正家书一束》(见附录),各大网站已经转载。

 

一篇读罢长咨嗟。策划者与编辑可谓用心良苦,因为5封信虽则年代不一,有的甚至过去了十几年,但每一封都有强烈的针对性,对于某些地方愈演愈烈的腐败现象无疑是一剂猛药,果真能够一前纪委书记为楷模,做好身边事,管好身边人,则我当多给力,民怨少腾沸,群体性事件少多发也。

 

在《为子女婚事简办给与老何家熟悉的领导写的一封信》(1989920日)中,吴官正同志说:我拜托你给我以帮助,做做小何父母的工作,也希望他们喜事简办,不受礼,不请客。……但若老何的亲朋好友,不吃一餐饭,确实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相信他会把握好。……我的大儿子结婚就做到了不受礼,不请客,二儿子的亲戚家也应一样,这是事业的需要。

 

——其实,饭总是要吃的,杨白劳还给喜儿扯二尺红头绳呢,老百姓也一定能够区分的开吃“喜餐”与炫富甚至借机敛财的区别。看看近年来我们身边,重庆:借婚丧嫁娶大操大办收钱敛财44名干部受到处分;广西女副县长替亲属大办婚礼收礼金被警告处分;云南永善县公安局政委大操大办女儿婚事被撤职……此起彼伏。以至于中纪委与各省纪委、行业纪检监察部门都要发文件提出对领导干部利用婚丧喜庆事宜收钱敛财问题的处理办法。这是我党历史上所不多见的——当然,以往也没有那么多的钱。二老是离休干部,母亲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结婚时候说:那时候我在团地委,团地委与妇联一起集体结婚,咱得带头,你爹啥也没有,叫他去买枕头,他就买一只!那时候做梦也吃不到会大操大办。

 

在《给弟弟及叔叔等家属的信》(20061210日)中,吴官正同志在父亲谢世、十分悲痛之中,却是立即恳请甚至苛求弟弟、叔叔:万望你们及父亲的其他亲人们务必坚决做到:丧事一切从简,决不能大操大办,决不要收受任何人的钱财,决不可劳烦当地政府。……现电汇壹万元人民币,请收。如有困难,望给我的秘书打电话,他们会转告我。请以我、锦裳率全家给老人敬献一花圈,以表示我们的深切哀悼!三天之后,围观者同志再次告诫弟弟:如有人提什么建议或出什么馊主意,务必保持清醒头脑,永远不可损坏或扰动他们的邻居。也永远不要建什么亭子,也不要在坟墓间修一条通向父母墓地的路。”

“我昨晚打了七个电话,使我感到十分困惑和悲哀,只好写信,请您按我的要求做好工作,相信您会想通并支持我。……我是高处不胜寒,想到的总是党的工作、人民的愿望和刚正公平,想到人言可畏,想到永远不做亏心事。”

 

接着,吴官正同志以己示亲,以家喻国:“我们特别是我尤其要谨慎,对自己、对亲属都应严格要求,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如果在这信的第一段内容中列的三条,有任何一条做不到,影响会极坏,后果会十分严重,到时候会后悔莫及!

在任何时候,首先要想到别人的感受,要尊重同事、亲友和陌生人,夹着尾巴做人,好自为之,这是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做到的。要记住,一个家族,如某一件事处理不好,兴难衰易,很容易会走向反面。

我不想写下去了,关于涉及父母的事,我是长子,应尊重我。我在位时你们不能做,我退下来你们不能做,即使我死后,你们也不能做:要求人家迁坟、盖亭、修路或搞什么花样。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忠厚好,谦让好,吃亏好,这对后代好!我希望您是会想事,会是瞻前顾后的明白人,也希望您会理解我的苦心。”

 

2006年的一万元不算是大数,可见吴官正同志的谨慎。

 

不要“建什么亭子”、“在坟墓间修一条通向父母墓地的路”,可见有人是出了主意的——尽管很可能是善意,但是顾及影响,吴官正同志立即意识到这不是正常的举动,甚至是“馊主意”。

 

这样的警惕性是纪检工作者的本能,尤其是处于“高处不胜寒”的位置。

 

或曰,你已经是纪检的最高领导,夫何惧之有?殊不知“峣峣者易折”,越是身居高位,反倒越是需要如履薄冰,越是要顾及“人言可畏”。当年邓颖超同志也是慨叹纪检工作之不容易,可见转型期形势的复杂与严峻。

 

反观有些领导,完全没有任何敬畏,“你是哪个单位的?”“要了你的命!”“我拉屎臭不臭也要告诉你吗?”、“我们不拆迁你们知识分子吃什么!”——哪里有一丝一毫的“人言可畏”的畏惧?无知者无畏,无耻者更加无畏。

 

所以,“不扰邻”、“不建亭”、“不修路”——“有任何一条做不到,影响会极坏,后果会十分严重,到时候会后悔莫及!”

 

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都能够记住这“三不主义”,则老百姓日子好过、怨言减少也。

 

吴官正同志说的自己的家族,但是其中“兴难衰易,很容易会走向反面”的道理、“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忠厚好,谦让好,吃亏好,这对后代好!”的道理,完全可以也值得放大到全国。他这样的地位还反复强调、战战兢兢、直到连打七个电话而“不想写下去了”,可见他把婚丧引发的影响的事看得很重。

 

在《致江西省余干县委县政府及乌泥镇党委的信》(2006124日)里,得知一亲戚太不像话,吴官正同志很是气愤。强调对任何人,包括我的父亲、亲戚、家乡人等,都不得照顾,如有人违纪,坚决执行纪律;如有人犯法,坚决依法惩处。……同志们大胆治理,大胆工作,对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应一视同仁,不得特殊,不要迁就,不应照顾,否则难正党风,败坏民风。

 

狗仗人势,乡无宁日。一旦形成气候,则危害甚大。

 

1119消息:山西省洪洞县发生凶案,一对警察夫妇在家中遇害。据传死者身家上亿,开宝马上下班,其发家源于经营3个煤矿。

 

本月18日消息:山西阳泉市城区公安局巡警队原队长关建军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10余年来犯案46起,冻结资金2.59亿元、房产27套(价值1亿多)、扣押车辆30余部,(关的劳斯莱斯轿车价值840万余元)。还有大量的金条、银锭、玉器、首饰、文物收藏品、名表等奢侈品,关建军名下资产高达数亿元。其涉20余项罪名案惊中央。

 

我们不禁要问:关某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十余年来鱼肉乡里,上面就没有保护伞?可能吗?

 

关某这样的人管治安,当巡警,玩弄法律,绑架政府,老百姓怎么能不“民不聊生”、“度日如年”且“哭诉无门”!

 

同时,在《致江西省余干县委书记陈建辉的信》(2006222日)里,吴官正同志针对亲戚的儿子跟人打架、亲戚要在黄金埠电厂建设中搞土方工程等事件,对家乡的父母官提出:可否把我写的这三封信找出来,让乌泥镇和乌泥村的干部认真读一读、议一议、想一想,是否有道理?而后自己总结四条—— “通过这几封信,至少可以看出这么几点:

一、我是认真的。我处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位置,考虑的只能是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决不容忍我的亲属违法乱纪。不管什么人,违纪就要严格执行纪律;违法就要坚决依法惩处,决不能姑息。

二、对亲属要严加管教,不要照顾,不能迁就,这是一个坚持公正、正义、刚直的领导干部应有的素质。

三、相信同志们一定会大胆治理,坚持原则,刚正不阿。

四、这对亲属也是爱护。国法是无情的。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必将碰得头破血流,发展下去,会出现想象不到的可悲后果。

  我想今后不再写这类信了,我的请求和原则,都在这几封信里。相信同志们一定会按照这些精神去做,麻烦了。”

 

——不必再解释了。如果我们的人民公仆都能够按照前中纪委书记的话去做,则“纵虎归山”、“养虎贻患”的事情会少得多。“衙内”、“官二代”的议论也会少得多。

   

    盛事多危言,家书抵万金。与其学习大部头的文件,不如好好组织大家效法一下吴官正同志的做法,公布自己的信件,上墙上报,立军令状,像朱明国同志介绍的新加坡那样,对于腐败零容忍,则民心可得,党心可正,前景光明也。

 

 

【附】吴官正多封家书曝光:决不容忍亲属违法乱纪

20101219 07:23:13  来源: 武汉晚报

 

  编者按:日前出版的《中国人物传记》杂志,刊登了《吴官正家书一束》,现予以摘登以飨读者。

 

为子女婚事简办给与老何家熟悉的领导写的一封信

1989920日)

 

  少华同小何已结婚,这是他们生活长河中的一件大喜事。我严格按照中央要求,一不受任何人的礼,二不请客。他们说今年国庆节前夕可能要去看望小何的父母,我拜托你给我以帮助,做做小何父母的工作,也希望他们喜事简办,不受礼,不请客。对这点我曾同小何和她父亲都讲过,老何表示同意,我相信他们会支持我的工作。但又担心社会上的“压力”、闲人的多嘴、老何的心愿,使他忘了他答应的不受礼,不请客。但若老何的亲朋好友,不吃一餐饭,确实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相信他会把握好。

 

  这可能是多余的话,对老何的希望好像“有点不近人情”。但我的大儿子结婚就做到了不受礼,不请客,二儿子的亲戚家也应一样,这是事业的需要。

 

  我相信你能帮好这个忙,如能如愿,对你及老何全家深表谢意。

 

给弟弟及叔叔等家属的信

20061210日)

 

  刚得悉父亲大人逝世,十分悲痛。他是一个出身贫苦的普通农民,年已九十有六高龄,走完了平凡而有意义的一生。

 

  万望你们及父亲的其他亲人们务必坚决做到:丧事一切从简,决不能大操大办,决不要收受任何人的钱财,决不可劳烦当地政府。相信父老乡亲、同志友人会理解支持。

 

  近年,父亲年老体衰,他本人、亲人和医务人员尽了最大的努力,省市县镇有关领导也十分关心。在此,对各位领导、亲朋、同志表示深深的谢意!

 

  现电汇壹万元人民币,请收。如有困难,望给我的秘书打电话,他们会转告我。

 

  请以我、锦裳率全家给老人敬献一花圈,以表示我们的深切哀悼!

 

  父亲大人千古!

 

给弟弟的信

20061213日)

 

  父亲已入土为安,他同母亲相伴,与埋葬在周围的亡人相邻相处。如有人提什么“建议”或出什么馊主意,务必保持清醒头脑,永远不可损坏或扰动他们的邻居。也永远不要建什么亭子,也不要在坟墓间修一条通向父母墓地的路。

 

  我昨晚打了七个电话,使我感到十分困惑和悲哀,只好写信,请您按我的要求做好工作,相信您会想通并支持我。

 

  我们家族有今天,是父母忠厚、善良、让人和大家努力的结果,要十分珍惜。我是高处不胜寒,想到的总是党的工作、人民的愿望和刚正公平,想到人言可畏,想到永远不做亏心事。

 

  我们特别是我尤其要谨慎,对自己、对亲属都应严格要求,勤勤恳恳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如果在这信的第一段内容中列的三条,有任何一条做不到,影响会极坏,后果会十分严重,到时候会后悔莫及!

 

  在任何时候,首先要想到别人的感受,要尊重同事、亲友和陌生人,夹着尾巴做人,好自为之,这是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做到的。要记住,一个家族,如某一件事处理不好,兴难衰易,很容易会走向反面。

 

  我不想写下去了,关于涉及父母的事,我是长子,应尊重我。我在位时你们不能做,我退下来你们不能做,即使我死后,你们也不能做:要求人家迁坟、盖亭、修路或搞什么花样。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忠厚好,谦让好,吃亏好,这对后代好!我希望您是会想事,会是瞻前顾后的明白人,也希望您会理解我的苦心。

 

致江西省余干县委县政府及乌泥镇党委的信

2006124日)

 

刚才,我得知一亲戚太不像话,很是气愤。万望同志们坚持原则,对任何人,包括我的父亲、亲戚、家乡人等,都不得照顾,如有人违纪,坚决执行纪律;如有人犯法,坚决依法惩处。

 

我坚决支持同志们大胆治理,大胆工作,对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应一视同仁,不得特殊,不要迁就,不应照顾,否则难正党风,败坏民风。

有的人狗仗人势,如不严加管教,乡无宁日。

希望同志们刚正不阿,对事不对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有顾虑。

此信可口头传达到有关领导,还可以抄一份贴在镇党委,请坚决执行。

 

致江西省余干县委书记陈建辉的信

2006222日)

 

  记得这几年我曾先后给你们写过三封信。一次是听说我的一个亲戚的儿子跟人打架;第二次是听说我的一个亲戚要在黄金埠电厂建设中搞一些土方工程;第三次就是前不久乌泥发生的事。我听了这些事后,都十分震惊、气愤。可否把我写的这三封信找出来,让乌泥镇和乌泥村的干部认真读一读、议一议、想一想,是否有道理?通过这几封信,至少可以看出这么几点:

 

  一、我是认真的。我处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位置,考虑的只能是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决不容忍我的亲属违法乱纪。不管什么人,违纪就要严格执行纪律;违法就要坚决依法惩处,决不能姑息。

 

  二、对亲属要严加管教,不要照顾,不能迁就,这是一个坚持公正、正义、刚直的领导干部应有的素质。

 

  三、相信同志们一定会大胆治理,坚持原则,刚正不阿。

 

  四、这对亲属也是爱护。国法是无情的。如果有人不悬崖勒马,必将碰得头破血流,发展下去,会出现想象不到的可悲后果。

 

  我想今后不再写这类信了,我的请求和原则,都在这几封信里。相信同志们一定会按照这些精神去做,麻烦了。

 

——子实 2010-12-20 转载

 

相关链接(点击查看):

【子实时评】令人深思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朱伟仁写道:吴官正省长是我在办公厅工作时那一届政府的最高领导。他的儿子吴少华和儿媳何香我都非常熟悉,(何香也是我的学生)何香的父亲何文本与我走动至今还很多。以上家规家训他们也常常与我说起,我在平时也耳闻目睹地知道我的领导和当时整个省政府领导班子省长们的勤政,廉洁的状况。写上几句,也算作证。

                                                                                                                      2011.12.22.

  评论这张
 
阅读(70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